叶京杭

all叶
Darry

【双花】我的繁花,生日快乐。

我承认这篇写的特别...难以读下去,可是我对乐乐的爱是真心的。不能因为我写的不好就剥夺我给乐乐送祝福这件事!

PS:不喜欢请私信打我。
请遵循宗旨:打人不打脸,打脸伤自尊。

————一如既往帅气的正文————

张佳乐下定决心去请几天的假,因为自己要过生日了。为了请假成功,他还特意摸出一个小本子写了一堆关于怎样能和张副队请假的问题。

结果事实却是:

张佳乐:副队你最好了嘛,就准我两天假让我去过个生日吧。
张新杰:……
张佳乐:诶副队你这是同意了吗,啊太好了我回去收拾行李了耶!
张新杰:两天时间,飞B市来得及吗。
张佳乐:……副队你变了,你不再是原来那个单纯的人了。
张新杰:哦那就只准一天...
张佳乐:别啊——!副队你最好了,我这就回去收拾行李!

然后张佳乐一溜烟跑没影了。留下张新杰在原地表情复杂。好一会儿之后,张新杰看看从门口进来的韩文清,犹豫再三终于说出一句话:张佳乐这样子会不会还没到北京呢就让人给拐了...

韩文清认真思考了一下:不至于,估计也就在义斩门口被孙哲平给拐了。
所以说幸好张佳乐没听见这句话。

不过张佳乐一直都觉得,自从兴欣两位成员变成霸图家属之后,正副队似乎都变了,都心脏了...
由此看来,心脏会传染的【才不是】

话说这边,张佳乐拖着个行李箱下了飞机之后才突然想起一件事:他似乎并不是很清楚义斩俱乐部所在的具体方位地点...

于是在出租车师傅看着张佳乐下车后感慨着自己终于解放的时候。张佳乐突然觉得,B市为什么这么大...
然后他又开始思考一个问题:怎样顺利通过门口第一道关卡,保安大爷的巡视。

于是楼冠宁走出义斩俱乐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:荣耀第一弹药专家蹲在马路旁边的小石台上,身边儿搁着个行李箱。神色认真头颅微低,仿佛正琢磨着怎么炸掉这个俱乐部。【划掉——】
楼冠宁觉得吧,这种情况也就只有自己俱乐部里供着的那位大神能解决了。

然后五分钟之后,当孙哲平从俱乐部里走出来的时候,看到的一幕和楼冠宁看到的一幕何其相似。只不过多了一幕是张佳乐的小辫子被风吹的一翘一翘的。
孙哲平当时就觉得:头真疼...

不过他还是大胆的上前一步把蹲在地上的张佳乐给整个儿提起来,看着他冻的有些发红的脸颊不禁皱了皱眉头:"张佳乐,你傻是吧,大冷天的跑这儿来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。"完了还得把自己身上的围巾给疑似幼稚园毕业的张佳乐系好了。这才回头看看已经目瞪口呆的楼冠宁:请两天假。

楼冠宁内心:大神去吧,您慢走啊,这假我不敢不批啊...
所以说,楼冠宁也挺不容易的,是吧。

这头儿张佳乐已经被孙哲平塞进车了,还是很有安全意识的系好了安全带,这才瞧着一边儿驾驶座上的人:诶大孙你怎么知道我就在你们这儿门口呢。

孙哲平:因为你这样子有碍别人观赏我们俱乐部的风采,有人投诉到我们队里来了。
张佳乐内心:卧槽这今天一个个都被叶修附体了是不是啊!

然而他并没有喊出这句话,因为他怕自己被扔在路边儿,然后第二天的头条就成了:第一弹药专家出走他乡流落街头被冻死。所以他得乖乖的。

可是,当张佳乐看着周围陌生无比的环境之时,他终于抓住了孙哲平的手腕。双眸明亮,仔细看似乎还有着点点泪光,那神情认真极了。孙哲平一愣,脑中飞速过了一遍张佳乐接下来可能说的话,恍然大悟。正打算也深情的对他表白的时候,张佳乐开口了:大孙啊...

孙哲平觉得自己心脏都快从心口里跳出来了:乐乐……

然后就听见张佳乐接着说了下去:大孙啊,我知道咱们很久不见了,我也知道我这个人很帅很有名。可是...你也不能就这么把我拐走卖了啊!我不值钱的,真的你要相信我。

孙哲平就觉得自己心律不齐了...

他深吸一口气,参悟着吐纳养生之道,复而呼出胸中一口浊气:张佳乐,晚上想吃饭的话,就坐在位子上别说话。
果不其然,安静了一路————

可惜他忽略了一件事。
吃足喝饱,张佳乐拍拍自己有些鼓起来的小肚子,看着对面漫不经心玩着手机的孙哲平:大孙诶,我的生日礼物呐?
回应他的是很相似的一句话:想要礼物的话,到家之前别说话。
哈又安静了一路————

不过事后张佳乐觉得自己很委屈和孙哲平赌气就另说了。

一进家门,孙哲平往屋里一缩就没出来。张佳乐坐沙发上嘟囔着:切就是没给我准备礼物。顺便又给孙哲平在小本子上记了一句下次也不给你买生日礼物。虽然之后每年他都送,年年不落。这就是后话了。

等孙哲平终于鼓捣好什么,关了屋里的灯。出来把还做沙发上看电视的张佳乐给拉进屋里,顺带还嘱咐他一句先闭眼。张佳乐想着这咋回事啊,妈呀他不会要非礼我吧。正想着,就听孙哲平在他旁边说了一句:乐乐,可以看了。

张佳乐慢慢把眼睛睁开一小条缝,瞧着屋里唯一的发光体电脑屏幕。就觉得模糊看不清,等他把眼睛全部睁开之后,他呆住了。

张佳乐看着电脑中那个弹药专家,名字叫做笙歌醉梦的弹药专家。突然就想起了,曾经出现在辅导书上的一句诗词:落花狼藉酒阑珊,笙歌醉梦间。

然后他就看见屏幕上绚烂的光影,和当年的繁花血景分毫不差。只是这光影中,没有了杀戮血腥,只留下了最美好的脉脉温情。

孙哲平把还发愣的他拥进怀里,和他一起看着屏幕中,自己一手创造出的繁花多彩。孙哲平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。

他看着张佳乐,就像看着心底至宝一般:乐乐,生日快乐。然后他顿了顿,再次开口,声线仿佛都有了些颤抖:你是我见过的,开的最美的一期繁花。张佳乐,我喜欢你。

回应他的却是张佳乐久久的沉默。正当孙哲平以为,他不会再得到任何回答的时候,张佳乐的手臂,轻轻的环在了他腰间。整个人趴在他胸口出,发出的声音闷闷的:大孙,我喜欢你,喜欢你很久很久了。

窗外还有零星的几声爆竹声响。却抵不过此刻房间之内,他二人听见彼此心底,花开的声音。

这天晚上张佳乐睡的特别安稳,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。孙哲平斜靠在床头看着他,恍惚又到了百花战队刚刚成立后的第一个秋天。那时的张佳乐就如同现在一般,安静睡在床上,一抹笑容浅浅的,却好看极了。他靠在床边看了一会儿,慢慢把熟睡的人搂进自己怀里。

那时他就听见自己心底的声音:张佳乐,我想就这样搂着你,再睡一夏。

————帅气的结尾线————

我愿在笙乐歌舞间,就这样紧紧拥着你,醉梦一夏。

我也要小红心小蓝手!
大胆的动一动手指满足我吧!【划掉————】

评论(6)
热度(25)
© 叶京杭 | Powered by LOFTER